早年聽不只一位朋友說過,某租賃公司員工KPI中還要求其給公司賣保健品,據說還是“賣得不好不給起租”的那種,大吃一驚。

  當年的吐槽,終于被公布在地方法院2023年度典型案例里了。

  近日,石家莊金融法庭公布2023年度十大典型案例,融資租賃行業有兩個案例入選:

  案例七中,某融資租賃公司與承租人達成融資租賃合同,并收取咨詢費、搭售兩份保險及(推薦購買)營養品.....

  對于租賃公司能否搭售商品、服務以及服務費怎么收取,石家莊金融法庭給了明確的答案:

  融資租賃合同糾紛中,承租人認為出租人收取的服務費不合理的,人民法院可以根據出租人提供服務的實際情況確定承租人應否支付或者予以酌減。對于服務內容僅為出租人開展融資租賃業務所作的必要的盡職調查或業務推介,并非根據承租人的需要且為承租人利益進行的服務,該服務費應認定為不合理。關于搭售保險,應根據具體保險品種及所保障的權益類型予以區分,若確實為降低租賃物毀損滅失的風險,保障融資租賃合同全面履行的,則應予支持;若與履行融資租賃合同無關,不合理搭售其他保險的,則不予支持。

  以下為案例詳情:

  融資租賃合同中服務費及搭售保險的認定——某融資租賃公司訴路某波融資租賃合同糾紛案

  1、基本案情

  2022年10月25日,某加工廠以售后回租的方式融資2,000,000元,與某融資租賃公司簽訂《融資租賃合同》及《買賣合同》,租賃期間自2022年10月31日起至2025年10月30日止,租金按租金附表按期支付。某加工廠同意在履行合同約定義務時交付履約保證金400,000元,同意向某融資租賃公司支付服務費用60,000元(含稅費)。某融資租賃公司扣除上述履約保證金、服務費和首付租金后,于2022年10月31日向某加工廠匯款1,518,148元。合同簽訂后,某加工廠未支付租金,并于2023年5月6日辦理注銷登記。某加工廠系個體工商戶,經營者為路某波。某融資租賃公司請求判令路某波支付全部未付租金1,964,200元。

  路某波認為,某融資租賃公司要求某加工廠繳納400,000元的保證金及60,000元的咨詢服務費不合理,應予扣除。在某融資租賃公司審查某加工廠資質期間,要求購買保險兩份,分別是某甲保險公司一份,保險費15,587元;某乙保險公司一份,保險費7,603元,并購買營養品5,004元,這些費用應從所還款項中扣除。

  2、裁判結果

  石家莊市橋西區人民法院經審理認為,在本案融資租賃合同關系中,出租人的利潤已包含在租金中,某融資租賃公司陳述的服務內容實為開展融資租賃業務前正常審核及介紹其業務內容的工作,未對承租人進行其他咨詢服務,其收取承租人服務費用60,000元,實為不合理地提高租金標準,不應得到支持。按照雙方約定,路某波共計應支付租金2,364,200元,某融資租賃公司認可將預扣的履約保證金400,000元自約定租金中扣除,再扣除某融資租賃公司收取的服務費60,000元,路某波欠付某融資租賃公司租金1,904,200元。

  在融資租賃交易中,租賃物由承租人占有使用,一旦毀損滅失將嚴重影響出租人的權利實現,出租人基于對自己利益的保護,約定讓承租人為租賃物購買保險,不違反法律規定,故承租人支付的租賃物費用補償損失保險費2,366元、機器損壞保險費9,352元、財產一切險保險費6,235元應當由路某波承擔。關于個人意外傷害保險費5,237元,融資租賃業務個人意外傷害保險保險單顯示本保險合同身故、全殘保險金的第一受益人為保險單載明的融資租賃公司,出租人讓承租人投保以出租人為受益人的人身意外傷害險,與合同目的不符且易引發道德風險,故該項費用不應由被告承擔。關于營養品,雖然系某融資租賃公司推薦購買,但鑒于路某波已無法返還該物品,故支付的對價5,004元不應予以抵扣。故判決:路某波向某融資租賃公司支付租金1,898,963元。

  一審判決作出后,路某波提起上訴。因路某波未在規定時間內交納上訴費,經依法傳喚也未到庭參加訴訟,石家莊市中級人民法院裁定按路某波自動撤回上訴處理。

  3、裁判要旨

融資租賃合同糾紛中,承租人認為出租人收取的服務費不合理的,人民法院可以根據出租人提供服務的實際情況確定承租人應否支付或者予以酌減。

  對于服務內容僅為出租人開展融資租賃業務所作的必要的盡職調查或業務推介,并非根據承租人的需要且為承租人利益進行的服務,該服務費應認定為不合理。

  關于搭售保險,應根據具體保險品種及所保障的權益類型予以區分,若確實為降低租賃物毀損滅失的風險,保障融資租賃合同全面履行的,則應予支持;若與履行融資租賃合同無關,不合理搭售其他保險的,則不予支持。

  4、典型意義

  促進融資租賃公司合規經營,降低企業融資成本,保護中小企業及個體經營者合法權益是優化營商環境的現實需要。有的融資租賃公司在與承租人簽訂融資租賃合同時,除了約定正常收取的租金,還收取保證金、手續費、服務費等費用,甚至強制搭售保險、購買營養品等,變相提高了承租人的融資成本。

  本案中,融資租賃公司所謂服務僅為出租人開展融資租賃業務所作的必要的盡職調查或業務推介,并非根據承租人的需要且為承租人利益進行的服務,故對其收取的服務費,法院不予支持。關于搭售的保險等,應當審查其是否為避免租賃物毀損滅失的風險以及保障融資租賃合同的履行所必須,否則亦不應得到支持。

  本案確立了對融資租賃公司收取的服務費是否合理以及搭售保險的認定標準,對于促使融資租賃公司回歸服務實體經濟的本源,保護承租人合法權益,促進融資租賃市場持續健康發展具有現實意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