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5日,《金融租賃公司管理辦法(征求意見稿)》(下稱《征求意見稿》)公開征求意見截止。在根據各界反饋意見做進一步的修改完善后,國家金融監督管理總局(下稱“金融監管總局”)將對其適時發布。

  一位融資租賃業內人士認為,雖然距離正式版發布還有一段時間,但從發布的《征求意見稿》來看,其修訂方向、具體內容等已較為明確,“可以說與正式版八九不離十了”。

  根據《征求意見稿》,未來設立金融租賃公司的主要發起人準入標準大幅提高了10倍:主要發起人是商業銀行的,總資產不低于8000億元(原規定800億元);主要出資人是大型企業的,營業收入不低于500億元(原規定50億元)。

  2月6日,《華夏時報》記者統計發現,截至2023年三季度末,總資產8000億元以上的銀行共有35家,其中,22家已經控股或參股了金融租賃公司,也就是說,未來僅有13家銀行具備發起設立金融租賃公司的資質。

  “大幅提升金融租賃公司主要發起人的準入門檻,未來牌照獲取難度加大!眹┚簿C合金融分析師劉欣琦表示。

  符合準入條件的銀行僅剩13家

  去年9月15日,金融監管總局官網公示了規章立法工作計劃表,其中之一便是修訂《金融租賃公司管理辦法》。彼時多名融資租賃業從業人士向《華夏時報》記者表示,監管機構已就行業法規修訂在融資租賃行業內征求意見。

  1月5日,在廣泛調研、全面總結經驗教訓、充分征求意見建議的基礎上,金融監管總局發布了《征求意見稿》并公開征求意見。

 2月2日,粵澳深度合作區金時金融研究院理事長肖旺向本報記者透露,此前其獲邀參加了《征求意見稿》內部研討會,“當時闡述了一些觀點!

  金融監管總局介紹,《征求意見稿》主要對金融租賃公司發起人制度、業務分級分類、公司治理、資本與風險管理、業務經營規則及市場退出機制等六個方面進行了修訂。

  其中,在發起人制度方面,《征求意見稿》對主要發起人的資產規模要求大幅提高了10倍:主要發起人是商業銀行的,總資產從不低于800億元提升到不低于8000億元;主要出資人是大型企業的,營業收入從不低于50億元提升至不低于500 億元,且主要發起人持股比例從不低于 30%提高至不低于 51%。此外,注冊資本金也提升了10倍,最低限額從1億元提升了了10億元。

  去年8月,中國銀行業協會曾發布了“2023年中國銀行業100強榜單”。本報記者在此榜單的基礎上,以2023年三季度末數據為參考,梳理了總資產規模在8000億元的銀行,共有35家上榜。

  同時,本報記者也梳理了由銀行控股或參股的金融租賃公司名單。在上述35家總資產在8000億元的銀行中,有22家已經成立或者參股了金融租賃公司,也就是說,未來能夠有資質擔當主發起人設立金融租賃公司的銀行只剩下了13家。

  不過,值得注意的是,平安銀行或許不能再單獨發起成立新的金融租賃公司,因為平安集團已經設立了平安國際融資租賃有限公司。如此一來,這一名單中就又少了一家。

  對于為何在修訂發起人制度時大幅提高準入門檻,中誠信國際認為,從行業未來發展來看,對注冊資本金的最低限額和對發起人要求的提升,一方面將使得進入金融租賃市場的難度加大,通過提高行業的整體水平和門檻增強行業格局的穩定性,并促進金融租賃公司的規范化、專業化和高質量發展;另一方面將增強金融租賃公司的資本實力和風險抵御能力,有利于提升金融租賃公司的安全性和穩健性。

  國泰君安研究報告也認為,《征求意見稿》大幅提升準入門檻,未來牌照獲取難度加大。同時,這也是引導金融租賃回歸租賃本源,糾正前期盲目擴張的以類信貸傾向為核心的行為,推動金融租賃公司圍繞融資與融物相結合的功能定位探索開展特色化經營,為實體經濟提供優質金融服務。

  行業馬太效應或更明顯

  除了準入門檻提高外,《征求意見稿》對業務方面的要求也提高了,如嚴格業務分級監管,要求取消非主業、非必要類業務,區分基礎業務和專項業務,將“固定收益類投資”和“融資租賃相關咨詢服務”等業務劃分為專項業務,這對金融租賃公司的資質要求更高。另外,《征求意見稿》中對租賃物的要求也由固定資產調整為設備資產、生產性資產(經濟林、薪炭林、產畜和役畜等)。

  同時,《征求意見稿》對部分監管指標也進行了優化。如新增杠桿率及財務杠桿倍數指標,杠桿率(一級資本凈額/調整后的表內外資產余額)不得低于6%,財務杠桿(總資產/凈資產)不得高于10倍;優化撥備覆蓋率和同業拆借比例監管指標,撥備覆蓋率由不低于150%下調為不低于100%,同業拆借比例范圍由同業拆入業務擴展到同業拆入和同業拆出業務;新增流動性比例、流動性覆蓋率等流動性監管指標。

  《征求意見稿》還按照新老劃斷等原則作了過渡期安排,業務范圍的調整過渡期為3個月,公司治理、資本與風險管理、業務經營規則不達標者的整改期則為1年。

  興業證券多元金融分析師徐一洲分析認為,金融監管總局已組織對行業進行摸底測算,總體來看,大多數金融租賃公司在監管指標方面達標壓力不大。

  財經評論員郭宇軒2月6日接受《華夏時報》記者采訪時也認為,《征求意見稿》在準入標準和條件、發起人持股比例、監管指標以及業務范圍分類等關鍵層面進行了相對大幅的嚴格約束與監管,對于多數已達標的金融租賃公司影響有限,更多起到引導與督促整改作用。

  但他也提醒,對于少數排名靠后、注冊資本不達標的金融租賃公司,《征求意見稿》則具備較強的沖擊力,未來是被大型金融租賃兼并收購,還是依靠大股東的注資支持,是這些中小金融租賃公司需要思考的問題。

 《華夏時報》記者梳理數據后注意到,目前71家金融租賃公司中,有5家注冊資本不足10億元,分別是廈門金融租賃有限公司7.9億元、吉林九銀金融租賃股份有限公司5.25億元、中煤科工金融租賃股份有限公司9.8億元、廣融達金融租賃有限公司5億元、甘肅蘭銀金融租賃股份有限公司5億元。

  “總體而言,此番改革后,金租業內將會出現優勝劣汰的機構規模精簡現象,風險控制能力將會得到更大提升!惫钴幈硎。

  徐一洲也認為,《征求意見稿》和2023年10月《國家金融監督管理總局關于促進金融租賃公司規范經營和合規管理的通知》導向一致,核心均在于回歸租賃業務本源、加強監管和防控行業風險。行業盲目擴張的類信貸業務將受抑制,中小微企業租賃服務和大飛機、新能源船舶等傳統產業改造升級、戰略性新興產業大型設備租賃將成為行業重點發展領域,預計資本充足、風險管理能力強的大型金租公司將有望進一步提升行業份額。

  中國銀行業協會去年6月發布的《中國金融租賃行業發展報告(2022)》顯示,截至2022年末,金租總資產規模達3.78萬億元,同比增長5.60%;租賃資產余額3.64萬億元,同比增長9.27%。同時金融租賃公司踐行普惠金融,助力中小微企業成長,截至2022年末,中小微企業租賃資產余額為18568.43億元,同比增長35.89%。

  目前,資產規模超過1000億元的金融租賃公司已有15家。其中,交銀金租以4090億元居首,國銀金租、招銀金租、工銀金租均超3000億元,民生金租、華夏金租、建信金租、浦銀金租、光大金租、興業金租、江蘇金租、華融金租則在1000億元-2000億元之間。2023年,永贏金租、蘇銀金租、農銀金租先后宣布其資產規模也突破千億大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