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一公司決定以專利權這一無形資產作為租賃物開展融資租賃,但融資租賃企業風控部門認為這種模式合規風險太高。如何化解?天津三中院聯合天津濱海新區法院探索建立金融創新司法聽證機制——

  打通知識產權融資租賃堵點

  “提案發起人,你們傾向于采取哪些方式開展業務?”

  “有什么顧慮或者困難?”

  “你們的預期是什么?”

  “是個案探索還是有計劃批量展業?”

  問題一個接一個,意見一條接一條。討論的聲音此起彼伏,整個房間都彌漫著緊張而激烈的氣氛。這是6月15日,由天津市第三中級人民法院和天津市濱海新區人民法院東疆保稅港區融資租賃中心法庭(以下簡稱東疆融資租賃法庭)聯合舉辦的金融創新司法聽證會現場的一幕。

  當企業發展遇司法難題

  這場“特殊的”聽證會,始于一場融資。

  “我們公司的技術在全國乃至全球都是領先的,當時我正摩拳擦掌,打算大干一場,才發現公司沒錢了!碧旖蛉驼\科技有限責任公司(以下簡稱全和誠公司)董事長宋艷民回憶起當時的境況仍心有余悸。

  全和誠公司總部位于天津市濱海新區,是集化學技術、化工技術和生物技術多學科交叉的國家高新技術企業和專精特新“小巨人”企業。但由于企業為科創型企業,生產設備以租賃為主,設備投入不多,固定資產較少,傳統的融資模式無法快速籌到資金,最終公司決定以專利權這一無形資產作為租賃物開展融資租賃。

  全和誠公司的這場融資吸引了多家融資租賃公司的目光,聚焦于生物醫藥、先進制造等戰略新興產業的正奇融資租賃(天津)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正奇租賃)就是其中一家,“我們非?春萌驼\公司的發展前景,但企業的風控部門一直認為現有模式的合規風險太高!痹摴靖笨偨浝砉⒉d道出了自己的困擾。

  明明雙方都有合作的意愿,一個有錢,一個有技術,可為什么雙方都在等待觀望,止步不前,問題的癥結到底在哪里?

  這個問題早已進入法院的視野。早在2021年3月,東疆融資租賃法庭就審理了全市首例涉無形資產融資租賃合同糾紛,明確知識產權可以作為無形資產進行融資!笆装笇徖砗,引發的關注和討論要遠超實際落地的業務,我們期待的知識產權融資租賃行業繁榮并沒有到來,這引起了我們的注意!睎|疆融資租賃法庭庭長王衛國說。

  之后法庭聯合天津東疆管委會、濱海新區知識產權局、融資租賃協會等單位,開展過多次面向以服務科技型企業為特色的租賃公司和專業機構開展行業“問需”調研座談會。

  調研發現,融資難,難在模式的選擇上。知識產權融資租賃作為一個新發展方向,并無行業慣例,各地都是“摸著石頭過河”。融資租賃的實質是既要融資又要融物,涉及到買賣和租賃兩層法律關系。租賃物無論是由出租人(融資租賃公司)采用直租模式從出賣人處購得,還是采用售后回租模式從承租人(融資企業)處購得,都要實現所有權的變更,才能夠出租給承租人使用,最終完成整個融資租賃過程。這對于有形資產融資租賃就意味著物權的變動,對于無形資產融資租賃則主要是知識產權的轉移,但物權可以實現所有權和使用權相分離,知識產權卻不行。一旦作為租賃物,就要轉移知識產權的所有權并辦理登記。企業如果選擇轉讓核心專利,將嚴重影響企業的價值,極有可能不會再被評為高精尖企業,如果轉讓非核心專利,融資租賃企業又不愿意為無價值的“物”出資。在實踐中還有“二次授權”模式,企業將專利授權給融資租賃公司,但由于授權可以多次進行,不存在唯一性,存在著極大的法律風險。

  選擇轉讓模式,融資企業不愿意。選擇別的方式,融資租賃企業則面臨著合規風險,不僅要承擔被認定為借貸的資金損失,還極有可能面臨處罰和評價降級。出租人和承租人都陷入了“兩難”的境地。

  與此同時,整個融資租賃行業也在尋找新的“增長點”,據《中國融資租賃行業發展報告CL100-2023》顯示,我國融資租賃業務增速明顯放緩,凈資產收益率也有所下降,融資租賃行業正在經歷轉型期的陣痛,這也使得“破局”更為迫切。

  匯集多方“把脈問診”

  難題轉移到了法院。法院是被動、中立的,是不是應該等到案件進入到法院?還是能動司法,主動延伸職能去解決,但主動到什么程度才算“剛剛好”?

  “雖然現在還沒有案子進到法院,但如果在這樣有爭議又缺乏引導的情況下任由行業野蠻發展,過一段時間還是會有此類案件涌入法院,那時的司法評價對已經形成規模的行業影響肯定會更大。我們認為,法院需要站出來,主動去做些什么!睎|疆融資租賃法庭副庭長陶俊說。

  恰逢其時,天津三中院也將以機制創新賦能金融創新作為今年的司法改革亮點,計劃將金融審判與“抓前端、治未病”延伸司法職能相結合,制定出臺更具前瞻性、引領性的規則,并已將無形資產融資租賃方向作為課題開展研究!盀I海新區是國家知識產權保護示范區建設地區,天津還是融資租賃的產業高地,在這一大背景下,我們始終對知識產權融資租賃保持高度的關注,只欠一個規則落地的‘抓手’!碧旖蛉性好穸ソ鹑趯I審判團隊審判長陳晨說。

  陶俊一個尋求支持的電話,讓兩級法院“一拍即合”,以知識產權融資租賃為紐帶,實現了“雙向奔赴”。

  想干事的愿望和決心有了,可到底該怎么干?之前也沒有先例可循。陳晨和陶俊帶著各自的團隊組成的籌備組愁得直撓頭!笆紫仁菂⑴c方,判斷合規與否,肯定不能是法院一家說了算,需要聯動起來、依靠社會資源和力量,比如監管部門像知識產權局、金融監管局、市場監管局,還有學界和業界;其次是形式的選擇,開會?聯合下發文件?可這還不是案件,不適宜用判決書,得出臺一個不是那么正式卻又有點兒正式的東西;最后,還得迅速,不能耽誤企業發展!彪p方通過多次討論定下“爭議焦點”后,先后走訪了市知識產權局、市金融監管局、企業和高校,在兩家法院院黨組的支持下,最終決定創新式地采用聽證會的方式,為企業下發一個“合規指引”作為開展業務的參考。

  經過近3個月緊鑼密鼓的精心籌備,有了文章開頭提到的那一場聽證會。會上,正奇租賃作為提案人介紹了企業發展策略和知識產權融資租賃產品計劃,9名來自天津三中院和濱海新區法院的法官組成的“聽證團”就相關問題進行詢問,13名分別來自監督部門、管理部門、行業協會、高校等各領域的專家組成的“專家輔助團”集體圍繞“融資租賃標的物的適格性、價值確定問題和擔保功能實現問題”3個核心問題進行“會診”,從不同角度詢問金融創新模型的具體情況、指出可能存在的隱患,并依次發表具有可操作性的最終專家意見。

  激活發展“一池春水”

  1個月后,正奇租賃拿到了一份由兩家法院聯合出具,長達35頁的《“生物醫藥專利權融資租賃”金創模型司法聽證意見書》。意見書詳細記錄了聽證會召開情況、提案詳情、聽證核心問題,歸納了各方意見和論證分析情況,最后出具了詳細的聽證意見,對正奇租賃提出的轉讓登記售后回租、轉讓質押登記相結合、質押登記售后回租、共有登記售后回租四種模式一一給予回應,并建議提案發起人實施時注意防范“低值高買”和不被認定為融資租賃法律關系的風險。

  之后的一切,水到渠成。8月,全和誠公司得到了正奇租賃500萬元的售后回租融資。雙方選擇的模式則是聽證會中認可的轉讓、質押相結合的售后回租模式,以“企業核心關聯專利轉讓+企業核心高價值專利質押增信”為特色進行的“打包融資”,全和誠公司將一項生物醫藥領域核心關聯、有價值專利作為租賃標的物,向正奇租賃公司轉讓了專利權,同時以一項核心、高價值專利提供質押擔保。這樣在充分利用現有法律規定的前提下,核心專利權仍保留在全和誠公司,正奇租賃有了足夠價值的質押物和抵押物,可以放心出資。

  “我感到非常的驚喜!彼纹G民激動地說,“這不光是對我們公司技術的高度認可,還是一個非常好的正向評價,從某種程度上說也是行業給我們做了‘背書’,我對公司的未來充滿了信心!

  等待了數月,一步一步一起走下來的耿昌興也頗多感觸,“這筆業務非常成功,內部合規風險順利過關,極大降低了我們的試錯成本,在集團給予了高度認可的同時,在行業內也起到了‘標桿’示范作用!彼f,“整個過程更是串起了市場、監管、資本、法院等各方,大家都非常給力,互相理解、支持、合作,我感覺天津的營商環境真的不錯,我們也愿意支持天津和行業的發展,大家一起變得更好!

  除了當事雙方,業界也對此次探索給予充分認可。東疆綜合保稅區自貿片區工作局金融和租賃創新科副科長黎云超表示,“此次實踐解決了知識產權融資租賃如何做大做好的問題,在既沒有突破法律本身的要求前提下,又對傳統模式做了適當的優化,實現了各方利益的平衡,既讓企業吃下了一顆‘定心丸’,又為行業發展提供了司法的規則預期,期待未來在業務規模上實現實質的突破!

  “當然不可否認,相較于金融創新的前沿探索,司法具有相對穩定性和滯后性,聽證意見為金融創新交易各方形成充分合理預期等提供參考,不具有法律效力,具體的評判還需要在個案中具體分析!弊鳛槁犠C團首席聽證員的天津三中院民二庭負責人李權提示。

  一次的成功希望有更多次的成功。天津三中院以此次聽證為切入點,邊實踐、邊摸索、邊完善、邊推廣,出臺了《關于金融創新司法聽證機制的指引(試行)》,對金融創新司法聽證機制的定義、功能目標、基本原則、運行程序以及相關配套機制等作出規定,并重點明確了由企業、監管職能部門、法院發起金創模型提案,力求在更大范圍內滿足實際需求。

  “金融創新司法聽證機制是天津法院前移司法服務關口,強化協同,聯動多部門,共同發力,發揮能動司法最大化效能,做深金融糾紛訴源共治的又一次司法創新和大膽探索!碧旖蛉性狐h組成員、副院長殷元慶說,“我們將充分發揮聽證機制優勢,緊跟金融創新步伐,做好金融創新類糾紛前瞻性研判,借助各界智慧力量,提升金融審判質效,促進金融裁判標準統一,共建共享金融創新資源,推進金融審判能力現代化,為轄區金融高質量發展提供更加有力的司法保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