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言

  構建以新能源為主體的新型電力系統,是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著眼加強生態文明建設、保障國家能源安全、實現可持續發展作出的一項重大部署。建設新型電力系統不僅是實現“雙碳”目標的根本保障,同時也是電力系統自身轉型的內在要求。

  尤其是在當前能源供需緊張、替代能源存在不確定性、地緣政治博弈加劇等諸多因素疊加下,加快建設清潔低碳、安全可控、靈活高效、智能友好、開放互動的新型電力系統對保障國家能源安全、助力“雙碳”目標落地具有重大現實意義。

 融資租賃是指由三方(出租人、承租人和供貨人)參與,兩個合同(融資租賃合同和設備購買合同)組成,集融資與融物于一體的綜合交易行為。

  融資租賃作為一種與實體經濟緊密結合的融資工具,是金融支持實體經濟發展、助推實體經濟轉型升級的有力抓手,在擴大投資、促進銷售、盤活存量、推動技術改造、緩解債務負擔等方面具有增加資產流動性和強化資產管理的功能,能為產業提供多樣化的金融服務,是產融結合的理想工具。在把握市場機遇、踐行綠色金融理念、持續加快綠色產品開發及業務拓展、服務“雙碳”目標建設等方面融資租賃具有先天優勢。

  因此,融資租賃必將在助力電力系統轉型升級等方面發揮積極作用。本文將以此為方向嘗試尋找融資租賃在新型電力系統建設中的市場機會,為融資租賃業務在相關領域的開展提供參考。

  融資租賃參與新型電力系統建設

  01、新型電力系統的特征

  為保障國家能源電力安全,實現新能源最大化消納,必須不斷推進新型電力系統建設。新型電力系統與傳統電力系統相比,新型電力系統具有如下轉變[1-7]:

  在電源結構方面:將由傳統的煤電裝機(高碳能源)占主導向以新能源發電裝機(低碳能源)占主導轉變。相比于煤電裝機出力連續可控的特點,新能源裝機出力的隨機性、波動性、間歇性以及反調峰的特點將更為突出,同時會帶來系統調頻能力不足的問題。

 在電網形態方面:將由傳統的單向逐級輸電為主向交直流混聯大電網、微電網、局部直流電網和可調節負荷的能源互聯網多種形態共榮共生轉變。

  在負荷特性方面:將由傳統的剛性、純消費性向柔性、生產與消費兼具型轉變,負荷端能源消費電氣化程度更高。

  在系統整體方面:將由傳統的“源隨荷動”實時平衡的運行模式向“源網荷儲”協同互動的非完全實時平衡的運行模式轉變,由傳統的機械電磁系統為主向以電力電子器件為主轉變,由高轉動慣量系統向低轉動慣量系統轉變,同時數字化、智能化水平要求更高。

  基于新型電力系統的特點,若要實現新型電力系統建設目標,突破能源供給“不可能三角”(供給安全、環境友好、價格低廉)的限制,必須從源網荷儲各個環節發力,并充分調動和發揮政策體制、市場機制與技術手段“三駕馬車”的保駕護航作用,積極利用各種金融創新工具,鼓勵并調動一切積極因素,群策群力,共同探尋構建新型電力系統的最佳路徑。

  02、融資租賃參與的業務領域

  如前所述,融資租賃作為理想的產融結合工具,必將在新型電力系統建設的全系統各個環節發揮助力作用。

 。1)電源側

  構建新型電力系統就是要建設以可再生能源為主體的新型電源結構。根據國家能源局最新統計數據,截止2021年底,全國風電裝機3.28億千瓦、光伏發電裝機3.06億千瓦。以該數據為測算基礎,若實現“雙碳”目標中承諾的風電、太陽能發電總裝機容量12億千瓦以上的目標,到2030年風電、太陽能發電新增裝機至少還需5.66億千瓦,增量市場空間巨大。

  而以風電、光伏為代表的新能源裝機具有設備占比高,未來收益穩定的特點,這與融資租賃的業務模式是一種的天然的契合,相較于銀行,融資租賃門檻低,還款方式靈活,融資期限可以更好的匹配新能源電站的生命周期和項目的投資回收期。

  同時,隨著新能源電站裝機比例的不斷擴大,對電力系統調節資源的需求也在同步增大。鑒于我國目前以煤電裝機為主的電源結構,火電靈活性改造就顯得十分必要。國家發改委、國家能源局聯合對外發布的《全國煤電機組改造升級實施方案》提出“十四五”期間完成存量煤電機組2億千瓦改造的目標,國家電網提出了2025年力爭“三北”地區累計完成2.2億千瓦改造、東中部地區累計完成1億千瓦改造的目標,南方電網提出了具備改造條件的煤電機組最小技術出力達到 20%-40%的要求。

  因此,火電靈活性改造市場同樣需求較大;痣姍C組改造不僅包括對機組設備本體進行改造,也包括新建其他輔助設備。改造完成后的機組能夠產生穩定的經營性現金流,無論是直租還是回租角度,都具有很好的適格性,且大型火電企業股東背景優良,風險抗壓能力較強,對融資租賃企業較為友好[8]。

 。2)電網側

 、偬馗邏弘娋W建設

  鑒于我國能源資源稟賦與負荷呈現逆向分布的特點,為解決我國西北地區大規模新能源裝機電力消納的問題,需要將西北地區的電源側與中東部地區的負荷側通過電網連接起來。如此遠距離、大容量的電力輸送需求,如果采用超高壓等級輸送,線路損耗、系統穩定和短路電流問題就會非常嚴重,因此必須采用特高壓輸電來解決這樣的問題。

  特高壓作為新基建的主要板塊之一,市場前景廣闊,而且項目收益來源穩定,主體信譽度高,是一項低風險優質資產!笆奈濉逼陂g,國網將規劃建設特高壓線路“24交14直”,涉及線路3萬余公里,總投資3800億元。但由于特高壓所在領域的特殊性,融資租賃公司參與其中仍面臨著諸多挑戰,需要租賃公司不僅具有較低的資金成本、規模優勢,而且需要具備較強的產業背景及綜合市場營銷能力。

  不過特高壓電網具有產業鏈長、帶動優勢強的特點,融資租賃可以在與特高壓產業相關的大基地配套電源、電力施工裝備等板塊尋求業務機會。

 、谂潆娋W升級改造

  構建以可再生能源為主體的新型電力系統,在電網側除了需要建設特高壓電網解決新能源裝機消納問題,還需要加強配電網的更新與改造,提升配電網的綜合承載能力和實施感知能力,從而能支撐更多的分布式新能源的并網與消納,為建成源網荷儲一體化、多能互補的智慧能源系統和微電網提供基礎。

  長期以來,我國配電網建設水平弱于主網,配電網存在網架結構薄弱、線損率高等問題,隨著負荷快速增長疊加分布式新能源發展,配電網將是未來投資建設的重點。國家電網在《構建以新能源為主體的新型電力系統行動方案(2021-2030)》中計劃在“十四五”配電網建設投資超過1.2萬億,占電網建設總投資超60%。南方電網十四五規劃提出,配網領域投資3200億元,占電網總投資比重約50%。通過查詢公開報道,已有國網株洲供電公司通過“融資租賃+EPC”模式完成了5座35KV變電站的提質改造項目。湖南電力公司召開了“向配網開戰”的動員會,提出了通過“融資租賃+EPC”模式在全省范圍內每年改造100座35KV變電站的目標。綜上,配電網升級改造市場空間大,融資租賃業務具備較好的業務拓展機會。

 。3)負荷側

  在新型電力系統中,負荷側將由傳統的剛性、純消費性向柔性、生產與消費兼具型轉變,由傳統的“源隨荷動”向“源荷互動”轉變。

  一方面,負荷側將大力發展電能替代工程,進行用電終端改造。通過“互聯網+”智慧能源系統,根據發電側的情況,動態控制工廠、商場、電動汽車充電設施、用戶側儲能等電力用戶參與供需調節,深化用戶與電網的互動,實現更大范圍的削峰填谷。以充電樁為例,根據國家能源局最新數據,2022年上半年我國新增充電樁130萬臺,是去年同期的3.8倍。

  另外一方面,負荷側將通過建設分布式發電、儲能等可調節資源從原來的電能“消費者”變為“消費者+生產者”,進而形成多個獨立的微電網,提高電力供應的穩定性。以分布式光伏為例,根據國家能源局統計數據,2022年一季度,全國光伏新增裝機1321萬千瓦,其中,分布式光伏887萬千瓦(包括255萬千瓦戶用,632萬千瓦工商業)。

  因此,負荷側為滿足新型電力系統建設需求,需要不斷提高可調節資源建設,從而帶動充電樁、分布式電源、智能電表、儲能等市場發展,這些領域相關設備市場需求規模大、收益穩定,風險較小,是適合開展融資租賃業務的優質資產。

 。4)儲能側

  建設新型電力系統需要源網荷儲協同互動,儲能是其中的關鍵環節之一。以風光為代表的新能源發電具有不穩定性特點,而電能又是瞬時的,導致發電側和負荷側出現錯配的問題,為了保證電力系統安全穩定運行,就需要儲能的調節作用。

  儲能技術貫穿于電力系統發電、輸電、配電和用電的各個環節,儲能根據技術類型不同,可分為機械儲能(抽水蓄能、壓縮空氣、飛輪儲能)、電磁儲能(超級電容、超導儲能)、電化學儲能(鋰離子電池、鈉硫電池等)、熱儲能以及化學儲能(氫儲能)5類。根據儲能在電力系統中所處環節的不同,可分為電源側儲能、電網側儲能和用戶側儲能,不同環節儲能發揮的功能是不同的,具體如表1所示。

  對于構建新型電力系統而言,儲能系統的發展直接決定了新型電力系統構建的進程和成效。為了平抑新能源的波動性、隨機性和間歇性,目前新能源電站并網要求強制配置儲能已經成為主流,大部分省、市、區的儲能配置比例基本不低于并網容量的10%,河南、陜西等省配置比例要求達到20%。

  國家發改委、能源局發布的《關于加快推動新型儲能發展的指導意見》提出到2025年實現新型儲能裝機規模達3000萬千瓦以上的目標。儲能屬于重資產投資項目,設備占比較大,對融資需求較為強烈,為融資租賃提供了很好的業務機會。

  鑒于電網側的特殊性,融資租賃公司參與儲能項目市場機會主要集中在電源側和用戶側,尤其是用戶側。不過目前儲能市場盈利模式有待于進一步完善,而且儲能電站收益受政策及原材料成本影響較大,融資租賃公司參與其中需要加深對行業研究并做好風險收益測算,從而規避相關風險。

 。5)智能化板塊

  新型電力系統將由傳統的“源隨荷動”實時平衡的運行模式向“源網荷儲”協同互動的非完全實時平衡的運行模式轉變。這就要求系統的動態感知能力不斷增強,同時對數據采集、傳輸、處理、應用的需求也會不斷增加,系統的智能化、數字化水平將更高。

  參照國網提出的數字新基建及重點任務,內容涉及電網云平臺、大數據中心、電力物聯網平臺、智慧能源服務平臺等信息化系統建設,以及5G、人工智能、區塊鏈等新技術的應用項目。電網智能化改造屬于一種數字化、智能化的基礎設施,具有投資高、設備占比大、收益穩定、風險較小等特點,是融資租賃理想的目標業務。

 。6)電力建設工程機械板塊

  隨著新型電力系統工程的推進,大規模風電、光伏等新能源電站的開工建設,將會帶來大量施工機械的市場需求,尤其是在特種運輸、挖掘、鏟運、起重(吊裝)、混凝土制備等方面。對于施工企業而言,設備購置占用資金量大,回收周期長,采用融資租賃或者經營租賃方式不僅可以緩解資金壓力,而且可以提升資產管理和經營能力。融資租賃具有很好的發揮空間。

  03、主要業務模式

  隨著融資租賃的發展,業務模式也在逐漸增多,除了常見的直接融資租賃和售后回租方式外,還有杠桿租賃、轉租賃、聯合租賃、委托租賃等多種形式。融資租賃公司若想更好的拓展新型電力系統建設所帶來的業務機會,除了在傳統業務模式上進行針對性創新外,還需要加強與不同市場主體合作。主要模式如下:

 。1)融資租賃+EPC方模式

在該模式下,對EPC方來說,一方面可以減少EPC方工程墊資的壓力,及時回收工程款,緩釋“兩金”壓力,另一方面可以延伸EPC方產業鏈服務能力,提升投標競爭力。對租賃公司來說,通過與優質的EPC方合作可以提升工程建設質量、保證建設工期,降低了項目的建成風險,同時擴大了融資租賃公司項目市場信息來源,可以獲取更多項目資源。該模式主要適合各種形式新能源發電站、儲能電站、配電網改造等項目建設期的直接融資租賃。

 。2)融資租賃+核心設備供應商模式

  在該模式下,對于設備供應商來說,一方面便于快速回款,另外一方面可以借助融資租賃工具在提供設備服務的同時,拓展服務功能,增加新的營銷手段,從而增強市場競爭能力。

  對于融資租賃公司來說,通過與設備供應商合作,借助設備供應商對租賃設備在技術性能、市場價格、再維修、再銷售等方面掌握的主動權,當承租人違約時,租賃公司可以通過收回租賃設備、再銷售(出租)該設備、收回債權,甚至還有獲得溢價收益的可能性,這大大增強了融資租賃公司的資產處置能力。

  此外借助設備供應商的營銷及售后服務網絡,融資租賃公司可以更快獲得項目信息。該模式一般需要融資租賃公司具有資金成本及規模優勢,主要適用于新能源電站建設中的光伏組件、逆變器、風機、塔筒等設備廠商,儲能電站中的電池廠商、逆變器廠商以及充電樁廠商,工程機械廠商等與融資租賃公司通過直接融資租賃模式開展合作。

 。3)融資租賃+銀行模式

  在該模式下,融資租賃公司可以借助融資租賃保理業務方式,向保理銀行轉讓租賃合同項下未到期的應收租金,由保理銀行向融資租賃公司提再融資相關金融服務。不僅充分發揮融資租賃節稅作用,而且融資租賃公司可以實現資金提前退出,并投放到新的項目,提高資金利用效率。同時,銀行也可以增加中間業務收入。

  此外,融資租賃公司也可以借助杠桿租賃的方式,與銀行合作,從而解決新型電力系統建設項目因融資規模大而引發的融資困難的難題。而且,借助融資租賃公司在相關領域的專業優勢,可以為銀行資金投放提供渠道。該模式主要適用新能源大基地建設、特高壓建設、抽水蓄能電站建設等對資金需求規模較大的領域。

 。4)融資租賃+收購方模式

  在該模式下,收購方可以借助融資租賃公司提前獲得項目信息,鎖定優質收購標的項目,同時利用融資租賃公司在相關領域的專業優勢,對項目風險進行“雙重”把關。而融資租賃公司通過與收購方合作,提前獲得資金退出渠道,可以避免項目運營期的相關風險,并提升資金的使用效率。該模式主要適用于新能源發電及儲能電站的新建項目。

 。5)EPC+融資租賃+收購方模式

  借助融資租賃的橋梁作用,將EPC方和收購方連接到一起,延伸該模式的產業鏈服務功能,從而進一步增強參與各方對項目的抗風險能力,實現多方共贏的效果。

  總結

  新型電力系統的建設承載著實現“雙碳”目標的重要使命,是貫徹新發展理念、構建新發展格局、推動高質量發展的具體實踐。本文從新型電力系統特征入手,重點分析了融資租賃在新型電力系統建設的電源側、電網側、負荷側、儲能側、智能化板塊以及電力施工機械板塊中的業務機會,并考慮市場參與主體情況,進一步提出了融資租賃參與新型電力系統建設可能的業務模式。

  然而,新型電力系統建設是一項專業性強、系統化高的大工程,受國家及行業相關政策影響較大,融資租賃公司參與其中,不僅需要在業務模式上有所創新,同時需要重點防范由政策變化、自身操作、項目審查等因素帶來的風險。

  融資租賃公司需要加強相關領域的政策研究,不斷提升業務團隊的操作規范性和專業性,加大復合型專業人才的培養力度,強化資產處置能力,從而更好的適應新型電力系統建設相關領域業務開發。相信隨著新型電力系統建設的推進實施,融資租賃作為產融結合的重要工具,必將在助力新型電力系統建設中發揮重要作用。

  參考文獻

  [1] 舒印彪,陳國平,賀靜波,張放.構建以新能源為主體的新型電力系統框架研究[J].中國工程科學,2021,23(06):61-69.

  [2] 呂游.關于融資租賃助力新型電力系統建設的思考[J].電力設備管理,2021(14):28-29+51.

  [3] 辛保安.加快建設新型電力系統 助力實現“雙碳”目標[J].國家電網,2021(08):10-12.

  [4] 楊若樸.“雙碳”目標下構建新型電力系統的挑戰與對策[J].中外能源,2022,27(07):17-22.

  [5] 尹明,黃少中.對新型電力系統“新”在哪里的再認識[J].中國電力企業管理,2022(22):55-58.

  [6] 李鵬.構建新型電力系統的思考和建議[J].電力設備管理,2021(15):32-33+38.

  [7] 杜效鵠,王繼琳,張妍.電力系統碳排放預測與分析[J].中國能源,2022,44(8):12-19.

  [8] 劉宇璋.“雙碳”背景下融資租賃如何助力火電轉型升級[J].中國石油企業,2022(04):81-83.